伟大的母爱

作为一个专职新闻工作者,在日常的采访生涯中,时不时会遇上一些奇闻奇事奇人,这些人和事的“奇”,并不在其有多么惊天动地,但却足以感动我。方松涛就是其中一个让我感动的人,她让我对母爱的伟大有了更深更感性的认识。
初次见到方松涛,是去年夏的一天。当时我正伏案写稿,有个极瘦、面色肌黄、大约30多岁的农村妇女,怯生生地来办公室找我,请我帮她生重病的女儿方伟写篇 呼吁性质的稿子。说句实话,我当时并没怎么在意:像这种生病请求社会援助的事实在太多了,媒体想关注也关注不过来,再说,读者因为司空见惯同情心也渐渐地 麻木了,即便是稿子写了,报刊发了,收效也都甚微。
但我还是采访了她一下。大致情况是,方伟自9岁起就驮背,因为家里穷,一直拖着未治,后来越来越弯,不得不借钱到医院检查,才知是患上了脊椎弯曲,必须动 大手术,在脊柱上安装钢筋来矫正拉直脊柱。家里砸锅卖铁东拉西扯勉强凑了8000块钱,带着女儿去合肥做手术。出乎意料的是,复查时又查出方伟有先天性心 脏病,必须先花6万元治好心脏病才能做脊椎拉直手术。悲惨之情自不必说,家里借尽所有亲朋,卖尽贫家一切,又借了高利贷,才给方伟做了心脏手术。可问题接 着又来了,由于时间拖得过长,方伟脊柱上安装的两根钢筋与肉长在了一起,原本只要几千元的手术,现在要花10万元!……方松涛绝望之中想起了媒体。
我立即写了篇短稿,被省市报刊采用了。结果如我所料,反响不大。
慢慢地也就将这件事忘了。到了年底,方松涛再次来到办公室,除一再地表示感谢之外,还想请我无论如何也要再帮她个忙,写一篇大约5000字的关于她女儿病 情的材料,她要带到南京去找那里的媒体,请求他们给予舆论声援。我详细地询问了有关方伟的情况。原来,方伟现在已转到了南京鼓楼医院,医生说,只要10万 元到位,手术完全可以做成功。但因为几乎身无分文,医院不肯做手术,方伟和父亲成天在南京各大报刊社和电视台之间跑,请他们帮忙呼吁,但媒体大多无暇顾 及。终于有家电视台答应关注,但必须先提供一份详细材料,看材料内容定是不是采访报道。于是方松涛再次找到了我。正值年关,单位忙得不可开交,我也是人困 马乏,但同情心和职业道德驱动着我挤出时间去了她们家作深入采访。
在采访中,我发现了一个极重要的新闻由头:方松涛为了给女儿治病,在县城、乡镇和省城地毯式行乞近700天,跑了几万里的路,穿破了20多双布鞋,跑遍了 县城各个单位各个角落,见人就下跪,求人救救她的女儿,患有内风湿的双腿常年浮肿得像两只水桶一样。每天她只吃从家里带去的一个干馒头,喝生水,中途昏倒 过多次——“从伟伟发病以来,不管走到哪里,不管做什么事情,我的心里都是女儿的影子。我相信,只要努力就有希望,伟伟的病一定能治好。我讨钱,是逼上梁 山,无法可想。社会上的大哥大姐们心肠好,我们全家就是不吃不喝也要把方伟的手术做好……”并且在看过方伟的日记后,我发现她是个极其热爱读书又非常聪慧 的女孩子。这个平凡的农村妇女罕见的精神、伟大的母爱深深地感动了我。
当晚我写成了一篇大特写,并发给了省市报的编辑。第二天,方松涛又来取了寄到南京。方松涛的事迹也感动了编辑们,省市报刊很快都全文予以刊发,南京一家大 报的记者还专程到方松涛家作了采访报道。而且,苏皖两地的媒体还联合发起了“向乞讨母亲致敬”的捐款行动。这些报道在两省产生了强烈的反响,在短短时间 内,方伟就收到捐款近5万元,县乡领导又多方设法为其筹措了2万元,加上方松涛乞讨来的钱,手术费用竟然出人意料地凑齐了。方伟成功的进行了脊柱侧凸的手 术治疗!方松涛伟大的母爱终于有了好报,我这个小记者也算是又做了一件善事。

作者: 储劲松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www.njglyy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南京市中山路321号(210008) 电话:025-83304616(总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