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心营救苦命女孩

这 是一个感动着红色革命老区岳西县40万人的悲伤的故事,为了抢救重病的女儿,一个山里女人拖着有病的身体,在从2002年初到现在的700多个日子里,一 步一步地走遍了城乡各个角落,乞求好心的人们向她的女儿伸出援助的手。她一次次倒下去,又一次次坚强地站立起来,只为了爱女那双渴求读书的明亮的眼睛…… 花季少女连遭重创

对于岳西县响肠镇铁炉村的14岁女孩方伟来说,自2001年至今这3年,是一段无比痛苦的日子,可恶的病魔折磨得她生不如死,自己热爱的学业中断,身 心遭受巨大痛苦,生活黯淡无光。9岁之前,她曾是个无比快乐的小女孩。虽说家境不宽裕,但她是爷爷奶奶和父母的掌上明珠,她的成绩在班上也总是数一数二, 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,她整天笑嘻嘻的,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。

可9岁那年,方伟的背却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天地驼了下去,颈部也一天天地偏向一边。一开始,她和家人都以为是她学习过于用功、低头看书多了的缘故,并没有太 多地放在心上,再加上农务繁忙,家庭经济很紧张,也就没有带她去医院检查。过了两年,小方伟的背已经严重变形,头都抬不起来了,而且疼痛异常,家里人这才 慌了手脚。妈妈带她去县城医院看病,经拍片,查出她患了脊柱弯曲症。医生说,这病必须动大手术,要在她的脊柱上安装钢筋来矫正拉直脊柱,否则脊柱会越来越 弯;而且这手术必须去省里的医院做。

这个诊断对于小方伟和家人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家里哪有钱做手术啊?全家7口人,只有方伟爸爸一个劳力,年迈的爷爷奶奶常年生病,方伟的妈妈身体也不 好,家里田地又少,除了养点蚕、卖点茶叶挣一些油盐钱之外,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收入。一家人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,爸爸的头发一夜间掉下一大把,妈妈单薄的 身体更加瘦弱了。小方伟看在眼里,泪流在心里,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爸爸妈妈说:“我这两天感觉好多了,一点都不痛了。我不做手术了,家里没有钱,弟弟 还要念书,把钱省下来给我和弟弟读书吧,我还想上大学呢!”父母望着可爱的女儿,半是辛酸半是自豪地相视一笑,“伟伟啊,家里穷是穷,可病一定要治,你和 弟弟的书也一定要念。我们就是卖血也要把你的背治好!”

父母拿出家中近10年才好不容易存下的3000块钱,又分头到兄弟姊妹家借了5000块钱,带着女儿来到省城的省立医院就诊。小方伟的脊柱上被安上了两根 用来矫正脊柱的四、五寸长的钢筋。手术效果还不错,病情得到了控制,医生说过20天再来医院取出钢筋,手术费和住院费大约还要8000元。带来的8000 块钱很快就花完了,小方伟只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,就和父母回到家中。她只在家休息了几天,就又忍着痛背着书包回到了教室,她实在是太喜欢读书了,功课虽然 落下了一大截,但她很快就赶超了上去,每回小测验她门门功课都在95分以上。而方伟的父母则四处借贷,准备再凑8000块钱给女儿做第二次手术。

2002年初,方伟的父母再次带女儿来到省立医院,虽然家里的债台越筑越高,但一想到女儿马上就能恢复正常,夫妻俩还是非常开心。不料,在复查时,医院又 查出小方伟患有“先天性心间房缺损”,也就是先天性心脏病。医生说,不先治好这个病,就不能进行第二次手术。而要治心脏病手术费就要6万多元。听到这一消 息,小方伟这个生性敏感的小女孩顿觉生命一下子失去了光彩,她的爸爸则站在走廊上把头往墙上撞,体弱的妈妈一下子晕了过去……

稍稍镇静下来之后,爸爸和妈妈商量,由爸爸陪女儿继续住院消炎,妈妈去想办法弄钱。

妈当乞丐讨钱救女

小方伟的妈妈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出了医院的大门,她的心里乱极了:女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这无用的妈妈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啊?这个山里女人要不是因为给 女儿治病,不要说来到省城,就是离家10多里的县城也只去过几回。她只念过小学三年级,且生性腼腆,怕见人,见了人也不敢开口说话,一说话脸就红得像一块 红绸布。可左思右想之后,她决定抹下脸面,到合肥大蜀山一带沿街讨钱。

但现在真真假假的乞丐实在是太多了,以致很多人见了伸手要钱的乞丐都惟恐躲避不及,方伟的妈妈跪在地上,流着泪求人家行善积德救救她的女儿,可大多数人都 不相信。10多天下来,她只讨得800块钱。照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讨到6万多元呢?女儿的手术不能再拖下去了,钢筋一天天地和肉长在了一起,拖得时间 越长,手术的难度就越大。

一天,她跪在天桥上乞讨,遇到一个中年人,他很是同情她,不仅给了她50块钱,还劝她说:“大姐,你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,你还不如回家去,找家乡的领导 和单位,请他们帮帮忙。”她一想,也只能这么办了。于是回到医院,和丈夫、女儿一合计,决定还是回去想办法。

回到家后,小方伟第二天就回到了学校。她在当天的日记里这样写道:“今天,当我第一步迈进教室的时候,我感到多么的温暖,多么的快乐,所有的郁闷、痛苦都 被这一刹那所征服……心里好像有一块热炭,正在燃烧的热炭,喷出一股热流,即将流出眼眶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,但是我知道这就是在集体中的一种 感受。我太喜欢读书了……”她又十分刻苦地开始学习起来,还天天坚持写日记,里面虽然有烦恼有灰心,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向上的精神,一种奋进的力量。这个经 历过巨大痛苦的小女孩一下子成熟了许多,日记里常常闪耀着一种对生命对人生和对社会的思索。比如,她在2003年10月15日的日记里这样写道:

“从初一到初二,哪一章历史没有战争?为了争权,为了夺利,拼死拼活,最后留下的都是白纸空文。是英雄会被称颂,是卖国贼会被唾骂。在历史的潮流中,我们人是多么的渺小啊!……不要选择哀叹,如果是这样,世界不悲惨,你的人生反而悲惨了。”

家里人开始为她筹措手术费。先是卖掉了家里的猪、牛和所有可以卖掉的家当,借尽了村里和镇上所有认识的人,又借了两万元的贷款,好不容易凑了将近3万元。 一切可以想的办法都想到了,却再也弄不到尚缺的3万块钱了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向家乡的父母官和城里的一些单位与职工求援了。

方伟的妈妈找到岳西县委书记汪一光和县长宋圣军,向他们说髁怂?业睦Ь场M粢还馐榧窃诎倜χ?邪阉?氲剿?陌旃?依铮?退?噶?0多分钟,并当场打电话到县民政局,为她批了1000元的救助款。宋圣军县长指示团县委发出募捐倡议书。

副县长李昌群知悉后,拿出100元钱让她一定收下,并指示县林业局和林业总场等单位向小方伟捐款。

团县委与县工会、县教育局联合发出倡议书后,在全县产生了极大的反响,众多单位和热心的职工以及社会上好心的人们,纷纷慷慨解囊,一笔笔捐款送到了小方伟 妈妈的手中。与此同时,小方伟的妈妈还沿着城里的每一条街道和巷子,一个单位一个单位、一个店面一个店面地求助。

爱心营救苦命女孩

岳西报社、岳西电视台的记者们专门撰写了稿件,拍摄了录像带,在新闻媒体上呼吁人们向小方伟捐款。苦命女孩方伟身患重病仍自强不息坚持学习和她妈妈当乞丐 抢救爱女的故事,引起了包括安庆和岳西两地在内的无数好心人的同情。在小方伟的妈妈用来记账的一个练习本上,笔者看到了一长串好心的单位和热心人的名字:

安庆市委200元,安庆石化总厂1000元,安庆市教育局200元,安庆移动公司200元,安庆电信局400元,岳西县人大常委会600元,岳西县农行 500元,岳西县汤池高中师生3889.7元,岳西县计委200元,岳西县教育局300元,岳西县检察院200元,岳西移动公司职工600元,岳西县公安 局职工230元,岳西县工商局职工560元,岳西县大龙潭电站职工635元,岳西县人寿保险公司团支部160元……王国强50元,储理政500元,王胜国 200元,胡胜高500元,储云生500元,储昭款500元,刘卫国20元……

一些好心人还对她说:“为女儿的事,上门讨钱不丑。”岳西县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基本上都捐了款,先期收到的捐款一共3万多元。小方伟做手术的费用终于凑齐了。

小方伟和爸爸妈妈立即揣上这沉甸甸的带着无数好心人体温的钱,急匆匆地赶到了省立医院。手术花了4万多元,非常成功,小方伟的先天性心脏病彻底治好了。然 而,由于时间拖得过长,小方伟脊柱上的钢筋已经与肉长到了一起,省立医院的医生便指引他们到南京鼓楼医院做取出钢筋的手术,原本只需几千元的手术,现在由 于病情加重,费用大约需要10万元。

“老天啊,我们该怎么办?”小方伟和爸爸妈妈早就哭干了泪水,可恶的病魔为什么还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他们?走投无路的他们只好先回家再说。

刚到家,学校校长、老师和全体同学早就站在方伟的家门口等待她了,他们真诚地鼓励她,还送来了钱和营养品。第二天,响肠镇党委政府的领导们也全部来看望方 伟,镇团委将募捐来的900块钱交到她妈妈的手里。岳西县飞龙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储毓发动全校师生捐款1000多元,还接收了方伟的考上了高中却没钱念的二 弟到学校免费读书。

随后,一笔笔捐款又陆续送到了小方伟的手上,这次共收到了2万多元,可距10万元还是差了很多。

小方伟的病情却在一天天恶化,脊柱越来越弯,钢筋不长,而身体在长,做手术的难度越来越大。临走时,省城的医生说了,手术一定要做,不做这孩子就会残废,早做还来得及。

小方伟痛得厉害,又没有营养品,每天只吃点没油的青菜。有一天晚上,她实在饿得受不了,就对妈妈说:“妈,我胸口好难过。”妈妈哭着说:“伟伟呀,你也知道,家里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吃了,我冲点糖水给你喝喝吧……”

到家后没几天,小方伟又对妈妈说她想回学校读书了。妈妈担心她的身体,不让她去,可第二天一大早,她趁妈妈去城里求助的时候,又偷着回到了教室。学校离家 不过四、五里路,但她要走一个多小时,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。奶奶有时把饭送到她上学途中的一座桥上,让孙女就在桥上吃。放学回来后,她只能躺在床上 学习。即使是这样,小方伟仍然和从前一样,站着也看书,坐着也看书,睡前还要温习一遍功课。她落下的功课又赶上去了。

方伟的爸爸在收好家里的麦子、栽好水稻之后,就去上海打工了。妈妈则接着乞讨。城里所有的角落她都去了,能争取到的捐款都争取了,再也没法子了,她就骑着 车到乡镇去求助。到现在为止,在过去的700多个日子里,这个柔弱又坚强的女人从家到城里,从家到乡镇,跑了几万里的路,穿破了20多双布鞋,患有类风湿 的双腿常常浮肿得像两只小水桶一样。除了星期天之外,无论天晴天阴、下雨下雪,她天天出去找人。每天她只吃从家里带去的一个干馒头,渴了喝生水,城里许多 人都认识她,帮助过她,连不少卖菜的农民都经常买东西给她吃。在求助的途中,她昏倒过多次,但一想起女儿那双明亮的充满对读书的渴望的眼睛,她的体力似乎 一瞬间又恢复了。

“从伟伟发病以来,不管走到哪里,不管做什么事情,我的心里都是女儿的影子。我相信,只要努力就有希望,伟伟的病一定能治好。我出去讨钱,也是实在无法可想了。有这些好心肠人的帮助,我们全家就是不吃不喝也要把方伟的手术做好……”

再次寻呼爱心接力

2003年11月底,方伟的爸爸带着打工挣来的1000多块钱回来了,连同募集来的钱已经有3万元了,虽然离10万元还是差很多,但小方伟的病无论如何也 不能再拖下去了。12月2日,方伟的爸爸带着女儿去了南京鼓楼医院求治。但医院有自己的难处,钱交不齐,手术是不给做的。为了节省每一分钱,小方伟与父亲 只得住在医院的走廊上。在南京,他们一边四处奔走,一边写信向各大小媒体求助。

无奈之下,方伟的爸爸几乎陷入了绝望。他曾打电话回家,对方伟的妈妈说:“我实在是支持不住了,连跳楼的念头都有了。”方伟的妈妈说:“你可千万不能这样做。我们只能靠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忙了……”

小方伟在电话里对妈妈说:“妈,我想回家念书。将来考上大学参加工作,报答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好心的叔叔阿姨们。妈,你不能只为了我一个人,家里还有两个 弟弟要读书呢……”妈妈强忍痛苦说:“伟伟,你现在还不能回来。回来了,这次的检查费又白交了,下次再去又得再交一次钱……”

引自2004年01月16日 新安晚报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www.njglyy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南京市中山路321号(210008) 电话:025-83304616(总机)